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登录 免费注册  

品牌专卖全部品牌

© 2005-2018 我幼年时母亲在县城高庙学校任民办教师,她在教书的同时又要照顾外祖父一家。外祖父家没有男孩,只有母亲姐妹三人,她排行老大所以很早就担起了家里的一切重担。没有男孩,外祖父就拿她当男孩子,什么粗活重活都让她干,白天她要给学生上课,闲暇时还要帮外祖父家干活。经常趁晚上休息时间帮他们洗衣服,无暇照顾我们姊妹几个。她的学生经常早晨来家里给我们穿衣服,领我们去学校。幸亏我们家就在学校门口。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长大听母亲说除了这些活都不算什么,外祖父年轻的时候不喜欢劳动母亲除了教书还要忙生产队的活,每天赶天明之前要给自留地里拉几架子车粪,等拉完粪回来已是满头大汗。母亲虽是女人,却干着男人的累活但是她从未抱怨过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.唉真是时运不佳,八十年代初县上裁减民办教。,尽管她教书尽职尽责得到同事和领导的认可,但是由于家庭的拖累,她还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热爱的学校。就因这她一夜之间愁白了头,母亲也就因此结束了她的教书生涯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